首 页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老年艺苑
他曾是黄村一小的学生
来源:老干部局 日期:2007-06-13

––为大兴区第一小学百年校庆而作

 美国小说家欧·亨利曾在他的一部作品中告诉人们:“一个人不能靠回忆生活。”我不敢与他苟同。相反,我认为,回忆有助于自己的振奋和坚强,它是一杯醇香的酒,一首甜蜜的诗,一曲嘹亮的歌,一段难忘的情。余得知今年是大兴区第一小学建校一百周年,要搞校庆,不由得为她欢呼和雀跃,欣然祝福。同时也使我回忆起一位曾经在黄村第一完全小学读过书的好朋友。
 我这位好朋友生于1926年,比我年长十岁,成了忘年交,我亲切地称他为“李哥”,他不止一次地跟我说过他上小学的情形。由于村里穷,建不起学校,他家里更穷,上不起外村的学,一直到他19岁、日本帝国主义无条件投降那年才被家长送到黄村第一完全小学读一年级。他们村距当时的黄村第一完全小学有十几里路,中间隔着沙岗、荒草、杂树和坑坑洼洼的土路,很不好走,晴天风沙多,有时让人睁不开眼,雨天泥泞不堪,被浞湿或者被滑倒是经常的事。若到了冬天更受罪了,冷风砭骨,冰冻双脚,走不好就摔跟头。但他不怕苦和累,为了出人头地、光宗耀祖,每天坚持早出晚归,步行上学,中午在课堂吃自己带来的菜饽饽或者是馏白薯(即红薯)。他说有一股力量在推着他前进,故而一心要将学习搞好,上课认真听讲,课后认真做作业,还不耻下问。所以,他是班上最好的学生之一,门门功课的成绩都名列前茅,从而受到了老师、班主任的爱戴和同学们的崇拜。我跟他开玩笑说:“你真是读万卷书又受万人夸呀!”他一摆手说:“我没有读万卷书,更没有达到万人夸,可我走过了万里路一点也不假!”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他快要读完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家长改变了主意,认为念书当官发大财太遥远,也费钱,就强迫他退了学,回家种地。他说,因为我家祖祖辈辈给地主老财扛长活,种地运粮,不知道耕种自己田地的快乐,解放后家里分了几亩地,父母高兴地冲昏了头脑,非让我回家帮助种地不可,说让我也享受享受“打土豪,分田地”的喜悦。那时的他,根本没有自主权,任凭家长安排。他流着眼泪,抱着书本向老师、向班主任、向同学们、向学校恋恋不舍地告别了。1958年大跃进中,他参加了商业工作,当上了一名售货员。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我与他相识,并在同一部门工作,很快就成了好朋友。交往中无话不谈,工作上相互帮助,生活上不分彼此,他了解了我,我也了解了他。尤其是他当初走读上黄村第一完全小学的经历,总是每次聊天中不可缺少的话题。他对自己这个母校可谓情有独钟,感情深厚,引为自豪。他始终忘不了老师们的和蔼,同学们的热情,学校的温暖。1978年我与他分手,但仍然同在黄村地区工作,不断交往。他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或九十年代初退休,独生儿子接班,他回农村的家安度晚年。由于我们天各一方,加之公事、私事的缠绕,相互间逐渐地失去了联系。但我忘不了他,我相信,他也不会忘了我。
 他,就是我的好朋友、黄村镇李村的李宝泉,我的李哥。

 

                            大兴区老干部写作组:张连和


相关附件:
相关新闻:
京ICP备050714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