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老年艺苑
史海钩沉 旧宫宝地
来源:大兴区委老干部局 日期:2011-11-28

今旧宫镇,位于大兴区北部。西接南苑镇,东临亦庄镇;南与瀛海镇交界,北与小红门地区毗邻。距北京城区二十余里,曾为元、明、清三朝,皇家苑囿南海子之地,倍受历代王朝青睐。

“旧宫”地域,近处京都南郊。据历史记载,彼时这里“地势低洼,汪洋若海”,人称“海子”。就是这片美丽、富饶的土地,于公元十二世纪中期,率先吸引了元人的涉足。

元世祖中统四年(1263),定都北京时,为满足其游牧生活的需要,在海子一带,辟建了一个小型猎场,名曰“下马飞放泊”,当地人管它叫“小海子”。所谓“下马”,据《日下旧闻考》载:“曰下马者,盖言其近也。”而“飞放”者,据元史载:“冬春之交,天子亲幸近郊,纵鹰隼搏击,以为游豫之度,谓之飞放。”另筑晾鹰台、幄殿等,从而成为大都帝王游幸飞放的苑囿。“下马飞放泊”,即在今旧宫镇西域,约略“北起南小街,南到志远庄附近;东起德茂庄,西至大白楼”(见1965年《红星地区史志资料》)一带,今南苑机场全在其中,是为明朝“南海子”的前身。

明朝永乐十二年(1414),朝廷下令广扩“下马飞放泊”。大略包括北起今三环路以南,南至今“黄马路”以北;东起今“亦马路”以西;西至今“京开路”以东的广大地域,周缘起土墙“凡一万八千六百六十丈”,设四门(即今北红门、南红门、东红门,西红门),名曰“南海子”。此时,今旧宫镇地域,已全部包括在这座著名的皇家苑囿之中了。同时,明朝廷在该地区的活动也多了起来。

明代开始,在南海子东北隅,即今旧宫村地域,建旧衙门提督官署,理政南海子事务。嘉靖年间,在旧衙门提督署南修建关帝庙,其“前殿奉关帝,中殿奉真武,后殿奉三世佛”(见大兴县史志资料《大兴的寺庙》),为南海子历史上最早的庙宇。另外,还在提督署西北,修建“庑殿”行宫。据《帝京景物略》载“城南二十里有囿,曰南海子”,“海中殿,瓦为之”,“曰幄殿者,猎尔幄焉尔,不可以数至而宿处也。”其中的“幄殿”,即今旧宫镇的“庑殿村”。另有传说,明朝曾有废妃居此,“修殿无脊”,名“无脊殿”,简称“无殿”。由此看来,“帝王”、“废妃”、“神灵”争相来此,应视为旧宫有“风水宝地”之缘吧?

至清朝,朝廷倾力整修南海子,周垣扩至“一万九千二百九十二丈九尺”,较明南海子地域略有扩展。在前朝四门的基础上,又增辟黄村门、镇国寺门、小红门、双桥门、回城门五个苑门;还增设角门十三,仅在大兴区域的就有羊房角门、大屯角门、北店角门、三间房角门、刘村角门、高米店角门六个。进出方便,较前朝有了很大改进。当朝,始曰原明朝“南海子”为“南苑”。清王朝,在南苑地区的活动也就更多了。

顺治、康熙、乾隆年间,先后在南苑地区修建行宫四处,庙宇二十多座。其中,在今旧宫地域的行宫一座,即“旧衙门行宫”;寺庙八座,例关帝庙、永佑庙、德寿寺、永慕寺等。说明,当时人心祈望,香火盛行。

旧衙门行宫,原为明代南海子内提督官署房,顺治十五年(1658),重新修葺后,改为行宫。康熙年间,又名东宫。有宫门三楹,南向。前殿五楹,御书额曰“阅武时临”。二层殿、三层殿各五楹。其中三层殿御书额曰“爽豁天倪”。四层殿西间御书额曰“清溢素襟”。后殿有“荫榆书屋”三楹,殿东转西为西书房,南为书室。平台楼之东,另一所宫室有宫门三楹,内殿二层。据乾隆《旧衙门行宫》诗注中说,“旧衙门,明季太监提督南海子者所居”、“营构宏壮,号称衙门”、本朝“兹仍其旧名”。其内“苍松、古榆、翠竹;秋季菊花怒放,冬春芳梅含香”,的确是个休闲驻跸的好地方。不然,清朝皇帝怎么多次临幸旧衙门行宫呢?

清顺治九年(1652)十二月十二日顺治帝至南苑校猎,驻旧衙门行宫。并迎谒“西藏黄教首领五世达赖阿旺罗桑嘉措来京觐见”。同年十二月十五日,又在旧衙门行宫接见达赖喇嘛,“癸丑,达赖喇嘛至,谒上于南苑”(见《清实录》)

清康熙二年(1663),皇帝谒东陵回跸南苑时,由燕郊至旧衙门行宫;谒西陵回跸时,由黄新庄至南苑旧衙门行宫。

清康熙十二年(1673)四月十五日,康熙帝“因时渐暑热,身少违和,欲暂幸南苑数日”。自十六日出京师,驻跸旧宫。二十八日回京,此行共一十三日。同年七月,因“经筵读书”听讲,康熙帝“在南苑东宫(即旧宫)”,驻跸“十五天”。

清康熙十九年(1680)二月初九日至十六日,康熙帝驻跸南苑旧衙门行宫,八天内,批阅本章十六件;其间于十四日,在“旧衙门宫前殿理政”,受理“面奏请旨”,谕曰:“福建布政使于成龙居官日久,人亦堪用,着补授此缺。”又对“兵部察议南汝总兵宫傅魁不称职,应降二级”一事,谕曰:“姑且留任”,以观后效;同年闰八月十一日至二十四日,康熙帝又驻跸旧衙门行宫,十二天内批阅本章二十件。

清朝规制,凡皇子、皇孙,依制都要在南苑行宫学习一个月,除习行围校猎,即读古训典章。对其子孙的要求还是很严格的。乾隆帝,十二岁时就在旧宫的“荫榆书屋”读过书。戏言之,乾隆帝的成长,以至后来当上皇帝,与旧宫这块风水宝地不无关系吧!

据载,乾隆九年(1744)《御制荫书屋作》中说:“荫书屋,南苑旧行宫内曩时读书舍也,佳荫满庭,绿窗半榻,邈然有怀,率尔成章。”其诗为:“我昔读书时,对榆写襟怀。我来读书舍,榆树依然佳。何人手种植,绿荫满空阶。抚兹重盘桓,不肯易以槐。春风韵谡谡,秋月影皑皑。罨窗纱绿绿,鸟鸣喈喈。占此书屋幽,安得常汝皆。”(见《日下旧闻考》1246页)从诗中可以看出,乾隆帝不仅在这里读过书,而且对“荫榆书屋”院内榆树产生了无限的钟爱之情。

清乾隆十五年(1750)二月,乾隆帝自五台山回跸南苑,驻旧衙门行宫。

另外,恭修德寿寺,在旧宫村南。据光绪《顺天府志·京师志》载:“德寿寺,在永慕寺之东,顺治十五年建,后毁于火,乾隆二十年重修。山门三间,东西二坊,大殿五间,奉释迦佛及阿兰迦舍佛。院内穹碑二,一勒重修碑记,一勒《宝鼎歌》,皆高宗御制也。鼎在殿前。其东西配殿各三间,殿后随墙门内为御书房三楹,乾隆四十五(1780)年建。”建寺竣工当年九月初七,乾隆帝在寺内接见了六世班禅额尔德尼,并赋诗曰:“德寿禅林成世祖,尔时达赖喇嘛朝。何期一百经年久,又见班禅祝嘏遥”。其后又两次赋诗记述此事,说明对班禅觐见非常重视。

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德寿寺建成后,乾隆帝先后于乾隆四年、二十二年、二十八年、三十二年、三十六年、四十五年,共六次为德寿寺题诗。其文化氛围非常浓重,其钟爱该寺程度可见一斑。

总之,历代帝王后妃、达官贵人,出入旧宫之地是非常频繁的,足见旧宫地域的地缘之盛了。

通观以上,自元世祖中统四年定都北京,始建“下马飞放泊”;至乾隆四十五年扩建德寿寺,凡五百余年。历朝经营维护,可谓穷心尽志。尽管天灾兵祸,“人去楼空”;然而历史悠悠,仍为旧宫留下了丰厚的文化积淀。该地区历史逸事繁多,人文景观遍布,给人以美好的、无限的遐想空间。人在福地,犹如史海畅游。生活在这样一片肥沃的土地上,简直就是一种享受,这是旧宫人的福分啊!

 

大兴区老干部写作组:石长吉

        原单位:大兴区教师进修学校退休干部

                    20111122


相关附件:
相关新闻:
京ICP备05071450号